《刺客信条》系列——布兰登·英格拉姆

发布: 时间:2019-04-19 22:45 阅读:286 点击收藏

81df6c4f037aedae86f338e66b1b8e5d.jpg
作者:小兰

布兰登·英格拉姆拥有出色的臂展天赋,当他张开双臂时,如同翱翔蓝天的雄鹰一般。 而雄鹰就是刺客们的象征。待得英格拉姆休养生息过后,他会化身为篮球场上的“刺客”,神秘、优雅,并且足够致命,行于黑暗、侍奉光明,为身处黑暗时期的紫金王朝和湖人军团带来希冀的光亮。

“游戏人生”系列预告:漫步游戏,体验人生。随着互联网技术和游戏制作技术的发展,我们可以在业余时间享受到越来越多高品质的游戏,徜徉于游戏世界的海洋,体会悲欢离合的人生百态。属于湖人的2018-2019赛季已经落下帷幕,漫长的长草期也悄然而至,身为湖人球迷的我们不得不面对休赛期的落寞与孤独。我想将时下最为流行的电子游戏和湖人球员结合起来,推出“游戏人生”系列,带领大家对湖人球员有一个全新的认识,为漫长草期增添一丝别样的趣味。

《刺客信条》是法国著名游戏厂商育碧旗下的经典游戏。自2007年推出以来,已经有十多部游戏作品问世,育碧也凭借其系列跻身一线游戏制作者的行列。磅礴恢宏的半架空史观,独具匠心(bug)的游戏制作,生动鲜活的刺客群像刻画,使得《刺客信条》系列吸引了众多游戏玩家。每一位刺客大师的背后,都隐藏着一段坎坷而动人的故事。而我们的年轻球员英格拉姆与刺客们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联系,请听我慢慢道来。

一、艰难而坎坷的雏鹰时期
鹰并不会从一开始就学会飞翔,在羽翼丰满之前,稚嫩的雏鹰势必会度过一段痛苦、迷茫的成长期。正如同每一位刺客一般,他们在成长为刺客大师之前,都有过一段伤痛的往事。

“佛罗伦萨之鹰”艾吉奥·奥迪托雷就有过这样伤痛的过往。他出生在佛罗伦萨中一个优渥的家庭里,父亲是银行家,母亲是一位千金小姐。艾吉奥出生时恰逢欧洲的“文艺复兴”时期,那个时候文学与艺术欣欣向荣、蓬勃发展,整个欧洲正逐步摆脱中世纪的懵懂愚昧。因此,艾吉奥度过了他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只可惜上天给艾吉奥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不幸接踵而至。以罗德里戈·波尼亚为首的圣殿骑士势力陷害了艾吉奥的父亲,残忍地把艾吉奥的父亲和两个兄弟绞杀在佛罗伦萨的广场上。艾吉奥在广场目睹了家人被绞死的惨状,却只能收起悲伤与愤怒的情绪,带着母亲和妹妹逃离昔日的家园。遭遇人生重大变故的后的艾吉奥对人生、对信仰都有了痛彻心扉的领悟。

在叔叔马里奥的引导下,艾吉奥走上了刺客的道路,痛失家园、遍尝人间冷暖的“雏鹰”终于蜕变为一名真正的刺客。他不再单纯执着于个人的恩怨仇恨,而是站在更加广阔的视角,为了刺客的信条、为了民众的自由意志,奋勇抗击着企图奴役民众的圣殿骑士们。不仅是艾吉奥,诸多《刺客信条》的主角们都有着不同伤心过往,阿泰尔最初的迷失、康纳消逝的故乡、爱德华所遭遇的诀别与背叛……成为刺客就会注定有着比常人更坎坷的人生经历,在最终理解信条之前都需要经历刻骨铭心的遭遇才可以大彻大悟。正是因为这些痛苦的往事,才可以让雏鹰领会信条的真谛,蜕变为翱翔苍穹的雄鹰。

布兰登·英格拉姆从踏入职业赛场上的那天起,就要面临这样一个痛苦蜕变的时期。球探报告里,联盟各高管和选秀专家都称赞过英格拉姆的天赋,但都一致认为BI会经历一个很漫长的成长期,他实在太瘦了,也许3-5年之后才会慢慢兑现自己的天赋。尽管拥有出色的天赋和扎实的技术功底,但是英格拉姆的身体太过于单薄,以至于新秀时期的BI不得不从替补席开始跌跌撞撞地打起。在NBA的职业赛场中,增肌与增重注定是一个复杂缓慢的系统工程,无法避免,英格拉姆也只能渐渐等待着“质变”那天的到来。在此之前,他不得不去经历这痛苦的成长期,除了在球场上做好教练组要求的本职工作,英格拉姆还必须面临来自媒体和球迷的压力。长久以来的批评、质疑、在大球市打球的压力、风雨飘摇的戴维斯流言……进入NBA短短三年时间,英格拉姆就已经经历过两次教练组更换、三次管理层更迭、三次球员阵容大换血,甚至因为深静脉血栓的困扰而赛季报销。一切的一切都在考验着这个21岁的年轻人,英格拉姆长期以来面临着身体与心理的双重考验。他短短三年经历过的世事变迁、人员更替是许多其他球员整个职业生涯都无法遭遇的。也许英格拉姆的天赋不是最高的那个,但他是最特殊的那个球员。他短短三年遭遇的压力与坎坷都将引导他走向不平凡的道路,经历过风雨的洗礼锤炼,英格拉姆的“羽翼”会更加坚强,雄鹰展翅的那一天也许马上就要到来了。

二、万物皆虚,万事皆允
刺客身披神秘的兜帽,是优雅而致命的杀手。玩过《刺客信条》的玩家对于刺客的印象会是身披帅气的刺客白袍,隐匿于高楼玉宇和重重人群间,不留痕迹,不为功名。袖藏利刃的他们总是可以杀人于无形之间,在刺杀成功之后,总是可以利用矫健的身手摆脱追捕,如同化身无形的“幽灵”。他们的神秘之处在于那种凌驾一切的气质,毕竟刺客的第一信条就是“隐匿自己,化身于无形”,无人知晓他们的来历,也无从知晓他们的离去,只能对着他们潇洒的身影仰而叹息。而刺客们独有的武器——袖剑,更是帮助刺客隐匿刺杀、优雅离去的利器,从不取无辜之人性命的他们,更多的是对信条的遵循,对于贪图权力与秩序的圣殿骑士们来说,刺客则是来无影去无踪,可敬可畏的致命杀手。

杜兰特是收割生命的“死神”,阿德托昆博是剽悍狂野的狂战士,而英格拉姆则是冷静优雅的刺客。因为身材类似、位置相近,杜兰特、扬尼斯和英格拉姆被球迷经常放在一起谈论。作为老前辈的杜兰特,凭借百步穿杨的投篮天赋和出色的瞬间爆发力,成为联盟一线超巨和顶级得分手。后来居上的阿德托昆博,兼具强悍的身体与过人的臂展,在球场上肆虐一切,尽情地挥洒他写意的天赋和勇武的天生神力。布兰登·英格拉姆作为他们的后辈,尚且在成长期的他还未完全兑现自己的天赋,但是我们可以得见英格拉姆的雏形。英格拉姆目前已经拥有了扎实的进攻技术,并且把中距离投射渐渐纳入自己的常规武器库里。出身杜克的他是一名团队型球员,有着出色的战术素养,他永远是以团队为先,在球场上谦逊且不张扬。

中距离单打稳定过后,英格拉姆会逐渐扩大他的射程,拥有投篮天赋的他在获得足够出手权后会逐渐在NBA赛场找到稳定的手感。2.06米的身高和2.21米的臂展让英格拉姆成为球场上的错位杀器,很可惜我们无法在今年的季后赛得见蜕变后的英格拉姆。但可以预见的是BI的中距离投射会是季后赛里见血封喉的致命武器。待得以后的赛场上,克服伤病的英格拉姆会逐渐扩大他的射程,他既可以在中距离和三分线上利用错位优势干拔投射,也可以利用步幅和臂展的天赋,展示他出色的快攻反击实力。在那时,进可攻、退可守的英格拉姆会用他矫健的身手和投篮天赋,化身为球场上的“刺客”,在锋线反击的浪潮里“鹰击长空”。

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
刺客们为了实现自由意志与坚持绝对秩序的圣殿骑士进行了跨越千年的“秘密战争”。其过程必定是艰苦卓绝,常人难以想象的。为了达到那个目标,许多刺客牺牲了自我的人生和生命,前赴后继的投入这项运动中来,最后收获的也只是累累伤痕。《刺客信条:起源》中,刺客兄弟会的始祖巴耶克夫妇的悲剧也许会证明这一点。巴耶克生活在没有刺客的古埃及时期,那个时代的埃及渐渐脱离原有的古埃及文明烙印,更多地是受到希腊、罗马文明的影响而逐渐异化。巴耶克是一名“守护者”,他遵循着最古老的古埃及信仰,为了给儿子卡慕复仇,也为了推翻托勒密十三世的统治,他和妻子艾雅帮助“埃及艳后”克莱奥帕特拉登上了法老席位。然而艳后上台后并未给埃及民众带来和平与自由,反而是包庇杀害卡慕的凶手,勾结以恺撒为首的罗马外来势力,为埃及民众带来的是血腥和杀戮。陷入政治漩涡的巴耶克看清了埃及统治者不堪且黑暗的真相,即使饱尝背叛与痛苦,巴耶克仍旧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无形者”(刺客兄弟会前身)的事业中,逆流而上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今年暑假,随着魔术师约翰逊的辞职、教练组的人员更换……湖人内部的势力又一次经历政治斗争的“内部漩涡”。无论是托勒密十三世还是埃及艳后,埃及统治者的本心都是一样的。他们热衷于权力争斗,只要他们不改变,埃及依旧是混乱的埃及。这里,湖人内部谁是托勒密十三世,谁是埃及艳后,球迷们都心知肚明。现如今的湖人如同那个被“希腊罗马化”的埃及一样,已经不是老巴斯时期的紫金军团了。经历三次管理层变迁、两次教练组更换的英格拉姆是看的最清的那个人,也是最义无反顾、逆流而上的勇士,即使湖人高层依旧派系林立、内斗不断,但是英格拉姆会做好自己,用自己的力量为湖人球迷带来黑暗中的慰藉。

这就是属于英格拉姆的“信仰”,这就是英格拉姆的勇气。等到英格拉姆羽翼丰满之后,他就会像刺客一样“鹰击长空扶风摇,千军万马避白袍”。

评论
0/200